初新养老

养老,讲述老人故事:我是一个兵

穿上军装,一身正气。铁肩当仁义,不惧生活的苦与难。她们是时期的历经者,也是时期的创始者。

我是一个兵

曲秀峰

光阴荏苒,一晃我已经是90岁的老年人了。回忆一生,尽管经历了人生道路的磕磕绊绊、甜酸苦辣,许多事儿都模糊不清了,但我感觉至始至终我全是一个兵。

1930年三月,我20岁时由地下党员毛治平详细介绍到北京中央军委四总部之一的总后勤部参军入伍,任信息保密科打字员兼职,曾因工作中成绩显著获得过毛泽东的2次会见,并报名参加过三次阅兵仪式,还被选择为毛泽东见面赫鲁晓夫时做保卫工作中。那时候的许多宝贵的相片,我都一直保存着。之后,从部队转业后,我一直在医科院从业管理方面,尽管离开军队,但我自始至终将军队优良作风和风格送到地区,无论是抗美援朝战争,還是三反五反、文革等健身运动,我自始至终和党保持一致,铭记自身是党的一个兵,尽自身的甚少能量,勤奋的为党工作中。直至之后离休之后随女儿女婿赶到深圳生活,我仍发挥余热,积极开展社区文化活动的另外带变大孙女,看见晚辈们 安家立业,并印证了深圳市的发展趋势和兴盛,2020年政府部门还为我授予了退役军人无上光荣匾,我觉得极其引以为豪。

2008年八十岁的我搬入了深圳福田区福利中心,迄今己经十年了,在这儿我明白了亲人一样的关怀照料,使我身心健康,心情愉快。我仍觉得我还是一个退伍军人。

忆东江纵队里

尹志光

我是1949年二月报名参加东江纵队第三大队的。我在十几岁就在舅父母住在,在厚街镇念书的。我的舅父母和好多个大姐全是老革命党员干部。我有一个姨妈叫王月娥,她被国民政府抓去东莞镇公然枪决了。我是在舅父母及其大姐的文化教育危害下对中国共产党创建了解的。在她们的危害下,我打算报名参加改革,不要命要为穷光蛋大翻盘。

我东莞竹溪初中读中学时,我的老师是进步人士,但校领导很反革命。我的老师机构大家大概20个朋友开秘密会议。之后校领导发觉大家的主题活动,提前准备抓大家。教导主任就约大家在一个地区结合,一起去报名参加游击队员。

来到军队之后,把我分配在文化艺术科搞包装印刷。大家有时候夜里还要印。那时候大家的白报纸印油是以中国香港用棺木假装运遗体运回来的。

有一次我们在多竹一个小村庄印文档,有一个农户叫李成,担着一把铁锹匆匆忙忙地跑回家告知大家。“快步走,国民政府兵来了!” 他帮大家把油印专用工具放进柴房用禾草盖好,带大家从侧门逃走了,跑到山上的另一个房子里。之后,听闻国民政府真到哪个村来到,抓了许多群众。不管老老少少都被捉到屋前审讯,问有木有中国共产党来过。群众们都说,“沒有”。有许多群众都给他击伤,还打死了很多人。之后才知道,李成也是个共产党人。他简直个英雄人物啊!他救了包含我以内的20名朋友,不然大家被抓走枪决了。

之上图片版权归其创作者及画像者相互全部,未经审批同意禁止应用在别的宣传广告材料等商业行为或别的主要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