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新养老

住在上海市杨浦区社会福利院,打开了老人的“朋友圈”!

日前,宝山区社会福利院喜获2020年度上海品质特等奖。

那麼这儿的长辈日常生活是如何的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拍图、拍视频,再排版设计成“美篇”、“小年糕”,随后发至微信朋友圈等社交网络……这就是罗学文的日常。罗学文是宝山区社会福利院里的一位住养老服务人,2020年早已89岁。

重返杨福院不肯离去

因为子孙后代工作中忙,确实完美无瑕陪护老人,2016年,罗学文的亲人为他挑选了宝山区社会福利院做为“新房子”。刚住进去时,罗学文感觉自然环境非常好,服务项目也非常好,唯一不满意的是和“舍友”关联不和睦,因此他挑选搬回家了,那样又住了2年。在这里2年時间,罗学文和儿女也考虑到过别的养老院,但总感觉不称心如意。

跌跌撞撞,2018年春季,罗学文再次返回宝山区社会福利院。但此次,一住便是三年。让罗学文挑选留有的缘故非常简单——这次遇上了投缘的“舍友”老苏,俩位老年人交往十分和睦。老苏是江西人,耳朵里面不好使,平常两个人就在屋子里分别读报、看电视剧,必须繁杂沟通交流时就拿笔写下来。

看见宝山区社会福利院大门口讨人喜欢的音乐喷泉造型设计,蓄水池清亮、绿茵郁郁葱葱、百花盛开;一旁排椅上,老小伙伴们坐下来日晒……这一切让罗学文感觉住在这儿岁月素简。

养老护理员们的精心照料也让人觉得溫暖。她们中有许多“九零后”,思绪很细致。天气冷的情况下,她们会在给老年人送餐前积极用手臂测温度;若是老年人腿脚肿了,走到哪里,她们都是会积极来相助;若是晚上起夜頻率高,上夜班的养老护理员便会立即问好:“祖父怎么啦?屋子里太凉吗?褥子盖得够吗?”

罗学文感叹:“不久前我得病来到趟医院门诊,回家之后,管理者都来探望我,我明白了大家都很关注我,也关注着这儿的每一位老人。”

积极主动报考“青发课堂教学”

宝山区社会福利院好似一所高校,在这儿老大家还要授课。每一年秋春两个季节,儿童福利院里的“青发课堂教学”便会在过道里贴到“招生章程”,一共28个班。罗学文一口气报考了书法艺术、歌唱、看报、联谊会四个班,基本上每日都是有课。罗学文笑道:“离休前干了几十年的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别人都管我的名字叫罗老师,想不到年龄大了,‘罗老师’却变成了‘罗同学们’。”

2019年,“青发课堂教学”新设了手机上班,教老大家轻松玩智能机,还发布了一本课堂教学指南。罗学文当然第一个报考,在这里堂课上,他学会了怎么使用“全员K歌”手机软件。罗学文本来是杨福院合唱队的组员,歌唱是他的喜好。自打学好用智能机后,他迅速自身建立了一支齐唱专业队,集结10多名老小伙伴,大伙儿无需弹钢琴,依靠手机app伴奏音乐就能练习唱歌,結果把《茉莉花》《我和我的祖国》等唱变成經典曲子。从此,歌唱变成罗学文最善于的“课程”之一。

在儿童福利院能玩的可还不仅这种。工作员总把老大家当做小孩。摆放在住养大厦服务厅里的哈哈镜,让老大家一进门处就需要照照镜,笑眯眯;每一年九九重阳节,医疗过错鉴定会找来托马观光小火车,带上老大家转圈圈兜兜风;院子还爱开游园会,糖人、奶糖、荷兰风车……好像一下穿越重生回儿时。

变成“微信朋友圈”发烧友

在手机班里学好用智能机之后,罗学文还一直和年青养老护理员请教各种各样手机软件的使用方法。现如今,他变成微信发朋友圈、美篇、小年糕、抖音短视频等各种交友软件的忠诚客户。

手机的微信朋友圈,罗学文每日都需要发,但他更想开启日常生活的微信朋友圈。罗学文表明,住进宝山区社会福利院前,担心孤独,因此干了一番心理建设,就怕离去亲人后没朋友,没有人讲话。殊不知住进去后,他才发觉原先养老院里的日常生活也会这般令人恋恋不舍。他我终于明白,只需有身边人的爱,晚年生活依然能够过得丰富多彩,能够在欢歌笑语中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