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新养老

听力损失和认知症的关系

全文|周克纯

原载|剪爱公益性公众号

栏目|众所周知身心健康 – 周博士研究生讲认知症

转截:认知症高品质照料

编写|知小友

听力损失与认知症

2017年,权威性医学期刊《柳叶刀-神经病学》发布了“老年性痴呆病一级预防的发展潜力”,明确提出老年性痴呆病的七大风险因素——

◎没完成中学教育

◎抽烟

◎抑郁症

◎欠缺健身运动

◎血压高

◎肥胖症

◎糖尿病患者

(先看看你有没有中招没)

只是已过三年, 17年的《柳叶刀-视角》再度发表论文- “认知症的防止、干涉和照料”,在前文基本上明确提出认知症的九大风险因素:

◎听力下降

◎没完成中学教育

◎抽烟

◎抑郁症

◎欠缺健身运动

◎社会发展防护

◎血压高

◎肥胖症

◎糖尿病患者

和2017年对比,多了英语听力和社交媒体防护2个要素。

英语听力做为认知症的风险因素,近些年才慢慢被高度重视起來。因此今日大家就来谈一谈英语听力与认知症的关联。

二者有关的直接证据

临床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英语听力每损害25声贝,在认知能力衰退上的功效就等同于年纪大了七岁。

日常生活有很多响声会毁坏英语听力

听力损失越比较严重,得认知症的风险性也越高。

很多科学研究显示信息,假如一个人主观性上感觉自身英语听力轻微降低,那麼他/她得认知症的风险性将翻番;假如主观性上觉得自身英语听力比较严重降低,那麼他/她得认知症的风险性将是原先的四倍。

听力损伤产生的听觉系统通道受抑,毫无疑问降低了人的大脑的键入(刺激性),正所谓是循环论证 – 听力损失立即和人的大脑的听觉系统表皮层委缩关联。认知症产生时,不一样位置的脑部便会产生相匹配的委缩。

响声能够协助大家开展語言沟通交流,辨别室内空间方向。歌曲的节奏感和乐律会危害大家的情绪。听觉系统一旦缺失或降低,毫无疑问促使大家的思维能力受到非常大影响,会使我们越来越沒有信心,焦虑、低落、独立。

这种毫无疑问都是加剧认知症的进度。

这类风险因素能够更改吗

纵向研究提醒,假如一个人在听力损伤后立即采用英语听力輔助保持英语听力,那麼他/她得认知症的风险性将与英语听力正常者沒有差别。

这一信息可真令人宽慰。

因此,在听力损伤后,一定要立即到医院做听力测试,以获得立即适当的干涉。越快干涉,将来由于听力损失得认知症的风险性越低。

怎样维护英语听力

残废性听力下降就是指成年人更强的那只耳朵听力缺失超出40分贝,少年儿童更强的那只耳朵听力缺失超出30分贝。

世卫组织(WHO)的官方网材料显示信息了下列数据信息:

◎全世界人口的5%(也就是3.六亿人)有残废性听力下降。这些人绝大多数日常生活在中低收入和中产阶层我国;

◎约有三分之一的65岁之上老人有残废性听力下降;

◎全球有11亿青少年儿童遭遇由不安全的用耳习惯性造成的听力下降风险性。

这类手机游戏干万玩不可

针对一般人而言,能够采用以下方式来维护英语听力:

1. 应用用耳罩,或绕开噪杂自然环境

2.限定应用音频输出设备的時间

3. 检测英语听力安全性水准,维持音频输出设备的低声音

4. 定期维护英语听力

5. 慎掏耳垢,预防感染,防止耳疾

针对听力损伤的人来讲,非常简单合理的干涉方式便是由技术专业工作人员清除耳垢。

6. 防止对听觉系统神经系统危害的药品或有害物质

如普遍的羟基苷抗炎药、利尿药、解热镇痛剂、抗疟药、抗肿瘤药(如氮芥、顺铂)、别的抗炎药(氯霉素、红霉素)、细菌病毒造成的内毒素、铅、磷、酒烟、一氧化碳等。

7. 比较严重听力损失者的学习培训

情况严重的听力损失者,能够通过学习唇读、应用写好或包装印刷好的文本、及其哑语手势来开展沟通交流。

手语教学对听力损失少年儿童很有益处,而给电视栏目加字幕和哑语手势讲解则有利于听力损失者得到信息内容。

7. 应用助听设备

听力损失者也能够运用助听设备,来协助保持人的大脑听觉系统的一切正常工作中。

8. 协助认知症群体保持听觉系统

针对有认知症、另外又有听力损失的人来讲,能够采用下列方式:

◎立即选用助听设备

◎减少自然环境噪声

◎撰写沟通交流相互配合

◎零距离沟通交流这些

这种方式都有利于协助认知症群体保持听觉系统认知能力和尊严感,减少响声造成的幻听症或痛楚的心理现象。

论文参考文献

– Norton S, Matthews FE, Barnes DE, Yaffe K, Brayne C. (2014)Potential for primary prevention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 analysis of population-based data. Lancet Neurology, 13(8):788-94.

– Livingston G, Sommerlad A, Orgeta V et al( 2017)Dementia prevention, intervention, and care. Lancet commissions, Jul 19. doi: 10.1016/S0140-6736(17)31363-6. [Epub ahead of print]

– Lin FR, Ferrucci L, Metter EJ et al (2011) Hearing loss and cognition in the Baltimore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ing. Neuropsychology 25:763–770. doi:10.1037/a0024238

– Lin FR, Metter EJ, O’Brien RJ et al (2011) Hearing loss and incident dementia. Arch Neurol 68:214–220. doi:10.1001/arch neurol.2010.362.

– Chris J. D. Hardy• Charles R. Marshall• Hannah L. Golden(2016)Hearing and dementia. 263:2339–2354

–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00/en/

图片出处

WHO官方网站维护英语听力系列产品

其他照片来源于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