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新养老

亲睦家里有这样一群可爱的长者

在亲睦家里有那样一群讨人喜欢的年长者,她们的人的大脑里好似有一块擦去以往的橡皮擦。她们以往是教师,是医师,商谈电子琴,会歌唱,而如今却被贴上失去记忆的标识。几十年的老友,相见不相识。与以往断开了,拼了命想联接以往,却从此想不起来。很多东西早已忘掉,从此说不清楚。这就是认知症阿尔兹海默病,有一种病没法痊愈,只有根据药品减轻,缓解病况的发展趋势过程。

在亲睦家中患有认知功能障碍的她们即便患上老年性痴呆症,来到电子琴前,有时候信手拈来弹来,仍然是以前熟悉的旋律。忘记了世间万物,却因为爱情和挂念,一些物品烙在生命里,至死方休。或者某事,或者某一喜爱的事情。尽管她们忘记了,但大家还记得,她们不断谈及的追忆,那就是大家来时的路。在亲睦家这群年长者并沒有展现出一种衰暮之气,在亲睦家全部组员眼中,这群老头老太太甚为趣味。她们像个孩童一般单纯性。她们脸部的笑,那就是不遮不掩,最纯白色的笑。她们记不得交代过的事儿,一回身就忘记了。每一天对她们而言,全是全新升级的日常生活。她们勤奋把每一天都过得丰富。运势早已把她们送至这条道路上,她们能做的便是在记忆力还没有完全缺失以前,好好过日子,好好的爱自己。针对保持清醒全球的大家,不能用异常的目光去对待这群被记忆力流放的大家。共同奋斗一个气氛,让她们贴近一切正常的日常生活。爱并重视着。

就如亲睦家学苑医养管理中心的介护理人员常说:不管她们是不是完全忘掉,是不是早已不可以自立,也请对她们倾尽全力。就算她们犯错误,也请对她们寄于溫柔。如同龙应台对于妈妈:她不清楚我从哪里来,可是当我们坐着她身旁、握她的手的情况下,她最少会感受到我对她的溫暖。每一个小孩,爸爸妈妈将要老去,只愿大家的发展能跑得过爸爸妈妈变老的速率。只愿大家还有机会好好地陪她们,趁她们还保持清醒的情况下。最怕还没有好好爱你,你已忘了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