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新养老

恬苑故事|期待和你的第1002次初次见面!

今日一位见习的漂亮小姐姐跟我说

她了解了一群很可爱的长辈们

跟漂亮小姐姐如今触碰的祖父一样讨人喜欢

原来是2020年正热的《忘不了餐厅》

“我第一次看综艺节目见到流泪非常是见到这种讨人喜欢的长辈机缘巧合的个人行为的情况下我真是太打动了”

漂亮小姐姐是来源于邓州岗位技术学校的护理学专业的学员

在银康恬苑年长者照料世家认知症照料会员专区早已见习一个多月

让我们一起和漂亮小姐姐聊一聊认知症地区的暖心小故事吧~

在这一份工作中以前你如何对待认知症年长者的?

最初的情况下认为便是老年痴呆症,会跟小孩一样蛮不讲理,不清楚上厕所,沒有时间概念,昼夜颠倒,白天睡觉夜里瞎折腾,乃至会沒有方位感,经常会自身走丢,每时每刻都必须亲人守候,是“不便”的一类人群。

但历经一段时间交往才发觉,她们和我想像中的并不一样,她们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每一次我讲我很累,她们都是很激情的抖抖肩部让卧槽在上面,很贴心。

长辈们一件事而言胜似亲人,嘱咐我一定要吃早饭,我说我下班啦会嘱咐我路上小心,她们确实是太讨人喜欢了!也更是那样.我会渐渐地喜爱上这一群“不便又讨人喜欢的”人!

Q:认知症年长者常常会忘却,那她们会出现感情吗?

一定会有!

认知症老年人思维能力尽管衰退,但情感并沒有缺失,认知症老年人一样会开心,会心烦,会出现负罪感,而一些亲属不了解这一点通常会让照料得不偿失,进而增加了照料的难度系数,提升了家中的压力。

认知症老年人一开始会发觉自身身患这类病症,她们会愧疚,会担心,会要想躲避,可是大量的是他要想深爱,被关心,就算是认知能力缺失比较严重,也还留出了解另一方小表情的工作能力和情感,即便不记得产生的事,可是被亲人责怪时忧伤的情绪和以往能保证的事如今越来越没法做到了不甘的情绪却自始至终都是还记得。

Q:你能跟我共享一个你觉得很可爱的姥姥吗?

大家每一次碰面我都是满怀第一次见面的情绪对她简单自我介绍,由于她不认识我啦,就算就是我每日都是陪在她的身边,会陪她一起做身心健康有氧搏击操,绘画,练习书法,她都是不记得,包含她自身的作品,她每一次见到经过著作墙的情况下都是跟我说他是谁画的。

一开始我有点儿辛酸,为啥每日都陪着她,帮她记牢她每日产生的事儿,她却不记得我。

根据渐渐地的学习培训和实践活动,我明白,针对认知症年长者而言,记忆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都是降低,她们针对自身所在的自然环境也不是很清晰,因此 就算见过很数次的脸孔也很有可能记不得,那麼大家每一次碰面便会满怀第一次见面的情绪。

姥姥,希望与你的第1002次第一次见面哦!

认知症老年人是社区养老服务管理体系中医护难度系数较大的人群,认知功能障碍使她们记忆减退、迟缓、心态比较敏感。

上海市银康恬苑年长者照料世家着眼于打造出具备认知症技术专业照料特点的“认知症年长者的快乐家园”,服务项目工作人员由阅历丰富的交叉学科技术专业照料精英团队组员构成,倡导家庭型照料方式,坚持不懈以民为本的照料核心理念,协助适用老年人独立,正确引导、激起认知症老年人的自我价值感,充分运用老年人的残留作用,使年长者在了解、温暖、静谧的照料自然环境中,享有高品质的老年生活。